独白!

我是边aliee的爱丽

@易用汇 嘿!我使用易用汇下载了全民天团(音乐魅力),市场非常不错,有很多有趣的应用,地址: http://android.myaora.net:81/apk/EStore.apk ,赶紧去下来看看吧。


一个站子要写文我觉得明显我第一篇写的比第二篇好,居然和我说什么要真实,要直接抒发情感,,,,


第一篇


风走过我的身旁,很轻,也很温柔。因为是早春,树上的叶子没有完全舒展开,但阳光却很是激动,藏了一个冬季,一出来就散发出温暖,勾起了人们的睡意,还记得和你相遇的那天,阳光也是格外明媚。 你帅气笑容沁人心脾,不断散发青春气息的荷尔蒙温煦的嗓音抒写着一场永不苏醒的梦,所有的,全部在我脑海里,随着早春的温暖,一起荡漾 你是一个特别容易今人喜欢上的人,你的纯粹,你的微笑,你的歌声,你的撒娇,你的话语,你的动作,你的一切一切,都令我那么着迷。


看着你无论在舞台还是舞台下都闪耀着光芒,

你说你是光啊,你是钢铁贤啊。

可是你是那么多人的光啊, 我嫉妒阳光,嫉妒微风,我嫉妒它们能够肆无忌惮的触碰你,而我

只能看着你。

但是只要远远看你一眼也好,也就够了

喜欢你,边伯贤,侧耳倾听,我的爱只给你一个


天暗下来,你便是我的唯一


第二篇


喜欢你,因为你和别人不同,因为你总说希望所有人都幸福,因为你说到做到,因为你说粉丝对于你来说真的很珍贵。伯贤呐!或者人生只有一次可以胆大包天,可以为所欲为,可以不计较后果,可以毫不畏惧,只要你能开怀的笑,我的这一次便是你的。因为你的笑容总是会让整个世界都为之动容,让我忍不住嘴角上扬。也许多年以后,我会站在你面前,告诉你我爱你,爱了你好久好久,你也只是比个爱心说谢谢,尽管你那么的宠着粉丝。终有一天你会西装拔挺,虽然我不知道谁会那么幸运,但我知道肯定不是我,而我必须哭着也要祝福你。追星的结局莫过于如此,但是我依旧会坚定的说,不后悔。


安利一下新欢


最近炒鸡喜欢这妹子,有颜有实力


别因为饭圈的风雨而淋湿你对爱豆的初心。


独别 灿白/短/BE

Esme_胤童:


“混混沌沌就看见了落花,颓败残破,一派萧条,开得美好的那些时候,似乎就成了假象,虚伪的让人怅然。”
就如那时男人在桃树下拥着他,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回荡,他说:等我回来,我就再也不会离开你。却再没出现过。

“最怕的,莫过于半夜惊醒,冷衾凉榻,孤身一人,说爱我的你,不在。”
常是清冷的府内在这日变得热闹非凡,四处都是一片艳色,只有男子独自一人倚在桥边,任由泪落入潭中。这可是姐姐与男人的大喜日子,怎么能不热闹。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年少时的一切清晰地浮现在了脑海里,因他最爱的衣裳破了帮他一针一线缝好却使自己最爱惜的手变得伤痕累累;因他喜爱上了一种不知名的植物而跑遍了后山却摔折了腿;因他一句玩笑话便在池边等了一晚却染上风寒;很多很多的往事都是因他而起,梦里却始终不见他的身影。

“当过往如云烟,香梦残断,只求明朝酒如仙,你宿世长安。”
脑海里的画面一直断断续续地放着,到了男人和姐姐成婚那日的场景却是十分顺畅。他听见喜娘扯着嗓子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听见众人闹洞房的嬉笑声;听见男人与姐姐对彼此的关爱;他听见自己的泪狠狠砸在地上的声音;他听见自己的心脏一点一点被黑暗与孤寂吞噬;只是他太急于逃脱了,不曾听见屋内男人说着:真好,过了明晚,我就能带他走,拥他眠了。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叫生死作相思。”
忽地就望见了男人,望着望着就笑了,牵动了嘴角也扯出了泪:再见,望来世还可再相见。
纤细的手垂在床边微微颤了下,便再没动静。艳红的液体顺着这手向下滴,一会儿就落了一地。
窗外的粉,屋内的红,一点一点融在了一起。
而榻上的人,已化作灰烟,再不识愁。

只留朴灿烈一人,拥着那刻着'边伯贤'三字的碑,独自落泪。


---后记,Baek Hyun

“我在梦中做嫁娘,嫁与过往,嫁与年华。
披艳色,着华装。
笑靥如花,相思长。
往来风疾落花残,断了牵念,断了昭华。
惶然不知是何夕。
暮然回首,最断肠。
一梦如是,
一时间叫人分不清哪里才是真实。”

独别
--END--

cute-酥贤:

我们边爱里ins留的言,啊啊啊啊啊,好暖好暖~

角儿(牛鹿灿白 民国中篇BE)

Chan_Hun_Baek_:

C6.

   

    我乌鸦怎能与你凤凰配?

    你凤凰自有良缘凑,如今木已成了舟,你何苦还要反罗网投?

    人去楼空空寂寂,旧日恩情情切切。

    忆往昔,往昔夫妻甜似蜜,

    忆往昔,往昔夫妻似胶漆。

    谁知晴空起霹雳,谁知无端生嫌隙。

    到今昔,今昔人儿已难觅,到今昔,今昔唯有空陈迹。




    那风停了,那雨止了。




    那同甘共苦,同舟共济的情谊。

    那海誓山盟,义正言辞的约定。

    那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的经历。

    那不离不弃,兄弟情深的过去。




    都随着这风,这雨,去了。

    风雨会再来,情谊已不再。

   

    鹿晗以一种盛气凌人的姿态坐在大堂的主位,都暻秀跪在鹿晗面前,不敢抬头。手边摆着一个盖碗儿,里面是鹿晗爱喝的龙井。立在一边的碗盖儿上已经没有了遇冷凝结的小水珠,全都蒸发成了水蒸气,混合在空气里,看不见了。茶杯上方也没有了氤氲的热气,就连香味儿也赌气得不再刺激那人的嗅觉了。茶,彻底凉透了。

   

    昨晚回来的鹿晗听说卞白贤遂自己的意愿去了月明楼替自己唱戏,也安了心,也没有在意那人是否曲解了自己所谓“替我唱戏”的意思。两人身高体型,音色,唱念坐打这些基本功都相差无几。眉目之间本就有几分相像,再涂上厚重的油彩,更不会有人轻易认出来,只要没人去后台约人。以鹿晗的规矩,回头客们也没人去后台吃闭门羹。所以,鹿晗的意思是,让他用自己的名号替鹿晗唱戏。

   

    他还以为,卞白贤还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对自己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的小师弟。可是他在挨打以后就决心反抗了,他卞白贤的功底并不比鹿晗,只是从始至终,他的内心总有一道束缚,道鸿沟,叫做人伦纲纪,是他不能挣脱,不能逾越的。

   

    所以得知卞白贤一夜未归以后,大发雷霆,第一个被问罪的人,就是都暻秀。

   

    “你怎么告诉他的?”

   

    “说您不舒服,叫他替您去月明楼唱戏。”

   

    鹿晗一句话也没说,都暻秀也不敢开口,只能跪在地下听候发落,同时祈祷着二少爷赶紧回来。

   

    卞白贤蹦蹦跳跳地回到家,看见了跪在大堂的都暻秀和带着怒气的鹿晗,瞬间明了了。

   

    “师兄有什么事冲我来,别为难嘟嘟嘛。”说完,笑着扶起都暻秀,弯腰帮他掸了掸膝盖上的土,示意他先下去。

   

    鹿晗倒也没有阻拦,静静地看着都暻秀走出去,关上门。怒斥道:“跪下!”

   

    “又跪?”勾起轻蔑的嘴角,完全没有被鹿晗这声怒斥吓到,“都什么年代了,孙文都把清王朝推翻了!君主专制都结束了!断发了,易服了,女人都不缠足了,你也别再用老祖宗那套对付我了!过时了!”

   

    鹿晗被他的话刺激得一愣一愣的,语气放平缓了:“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前天晚上你又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被你打得着凉又发烧还要顶着病去替你唱戏,你是担心我吗,你是担心不知道怎么跟我解释你和吴亦凡上床的事,你是担心我遇见吴亦凡没能跟他串供是吧,你是担心没脸面对师父吧,你是担心…”

   

    冰凉的手扇在同样冰凉的脸上,啪地一声格外响亮,这个耳光,格外地疼,比那天的戒尺,要疼好多,好多。火辣辣的疼,微风拂过,有些刺痛。

   

    你听,嘀嗒嘀嗒的声音,是什么?

    你听,支离破碎的声音,是什么?

   

    心碎了,在滴血啊。

   

    不想说,不敢说。不想断,不能断。

    不想听,不敢听。不想断,不敢断。

   

    “哥。”微弱的声音,刚才的巴掌打掉了卞白贤所有的锐气。低着头,小手在身边紧握,又放开,低着头,蓄存已久的眼泪夺眶而出。

   

    “对不起…”想要伸手摸摸那人被自己打红的脸蛋,却僵在空中,这是自己第二次打他了。

   

    “好了,哥,我本身就是来跟你道别的。”抬起头,胡乱地擦了擦眼泪,“有个老板,愿意养我,他人挺好的,很年轻,很帅气。昨天…就是和他…”说到这里,脸颊微红,微微笑着,他能想想昨晚在那人身下承欢的样子。

   

    “你和他过夜了?”身子一抖,抓住了那人的肩膀,“你怎么能这么做?”

   

    “你都可以和武生苟且,我又没有破了师父的规矩!”打掉了他钳制住的两只有力的大手。

   

    鹿晗一时有些无话可说,卞白贤仍然抢着,趁着上风反驳他。

   

    “只许州官放火,”他戳了戳鹿晗的胸口,又指了指自己,“不许百姓点灯吗?”

   

    “哪儿也不许去!”抓住了卞白贤的手腕,细细的,瘦瘦的。

   

    连拖带拽地把卞白贤拖进祠堂,把门落了锁,整个屋子里有些昏暗,阴冷。

   

    “好好反省!”

   

    长兄如父,哪个父亲也不愿自己的孩子被人包养,做二奶,当小白脸。所以,鹿晗选择了这么一个极端的方法。

   

    卞白贤不哭不叫不闹,安安静静地跪在师父的牌位前,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师父,你说,是我的错,还是他的错。他没有遵守您的约定啊,他破了您的规矩啊。师父你说,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变成这样。师父啊,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鹿晗的心思卞白贤最清楚,用苦肉计就好。不吃不喝长跪不起,过不了两天,他就会把自己放出去的。

   

    鹿晗最头疼的,就是在月明楼遇到吴亦凡。那种忍不住想抱他想吻他,想和他做的冲动真的很烦人。

   

    只是他也不知道,吴亦凡对他,也有这种冲动。所以,在鹿晗唱完一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走进里间,脱掉戏服,被吴亦凡从背后抱住,贪婪地吸着那人身上的气味,夹杂着胭脂油彩的气味,别有一番风味。

   

    刘兰芝的妆容还挂在脸上,举身赴清池,自挂东南枝,两家求合葬,戒之慎勿忘。

   

    你会为我举身赴清池,你会为我殉情吗?越发收紧的手臂,越发沉重的呼吸,越发意乱情迷的眼神。

   

    那唇舌已经不由自主地啃舐白嫩的脖颈,又打算将那人翻过身,使劲吻那人的嘴唇。想着,也做了,放开嘴唇,吸吮着鹿晗的锁骨。鹿晗身穿的打底衣已经被脱到腰间,香肩裸露在空气中,胸口一片吻痕突兀明显。

   

    “亦凡。”冰冷的声音从吴亦凡头上响起,吴亦凡的动作滞住了,抬起头,看着那人流下的眼泪,混合着粉墨,流了下来,花了脸。

   

    “你别哭,你一哭,我就想杀人。”把鹿晗抱到桌子上,让他坐好,伸手蹭了蹭他的眼泪。

   

    “亦凡,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没有去理会不整的衣衫,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吴亦凡的衣服把头埋进他的胸口。

   

    “你没错,你永远都不会错。”一只手搂着鹿晗的肩膀,轻轻拍着,另一只手抚着鹿晗的后脑。




    “我和伯贤回不去了,他要走。他怎么能走呢,他从小就没离开过我,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从来没有过。没有我,谁来照顾他啊,谁每天督促他练功啊…他除了唱戏什么都不会啊…他该怎么办?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梨花一枝春带雨,让人心疼。

   

    “他长大了,让他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吧。”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那块布条,拿起鹿晗的手,把布条放在鹿晗的掌心,展平。

   

    清秀隽永的字体,一看就是卞白贤的: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你即渴望自由,我便许你蓝天。你若渴望飞翔,我便送你翅膀。

   

    TBC.